三国杀online游戏大厅|三国杀汪苏泷唯美游戏版
小說者-> 都市言情-> 《萌寶已發出:薄先生請查收》-> 第四十九章 喝醉歸家,白費心意
第四十九章 喝醉歸家,白費心意 作者:理智的貓一一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5-28
  •     “只不過……”

        話說一半留一半,故意吊著人的好奇。

        薄淺川雙手十指合攏,把下巴搭在上面,黑色的眼眸打量著他,然后在薄鴻達疑惑的目光當中緩慢的吐出三個字。

        “我倒是真的很想

        “淺川,別玩火自焚。”

        這句話已經是明顯到了極致的警告,薄鴻達嘴角抽動著,臉上的橫肉一顫一顫,喘息的聲音有些大,像是在苦苦壓制著內心的情緒。

        “呵。”突然笑出聲,薄淺川撇了撇嘴,“開玩笑的,我有分寸。”

        薄鴻達是真的在一瞬間感受到了他的惡意,自己親手養大的小崽子變成現在一頭惡狼,薄鴻達也說不出來是何種情緒。

        “你大了,大了。”

        留下一句似是而非的話,薄鴻達站起身來,走到他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的手勁兒不大,剛好是薄淺川可以承受的范圍。

        薄淺川還想要說一句一切都是拜你所賜,可是目光閃爍后,還是選擇了沉默。

        “安倫,替我把董事長送下去。”

        讓一直呆在外面的安倫把人給送下去,看著辦公室的門口合攏,薄淺川臉上一直帶著笑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整張臉都冷了下來。

        腦海當中突然間浮現起當年母親離開的時候對他說的話。

        眉目含笑的女人提著行李箱,穿了一身簡單的白裙,背對著陽光,薄淺川看不清她的臉,卻能夠聽見她的聲音。

        聽見她對自己說,要乖乖的聽薄鴻達的話,不要想她。

        那個女的的確不是一個好媽媽,至少對他而言并不是。

        小時候某一段時間的記憶是灰色的,暗無天日,除了無限制的爭吵,男人和女人的對打,尖叫聲,嘶吼聲,咆哮聲,所有的聲音都一聲一聲的闖進他的耳朵。

        他就像是站在上帝視角,看著那個小男孩淚眼汪汪的跪在地上求著女人回來,求她不要離開這個家。

        女人的臉上流著淚,卻還是頭也不回的選擇離開。只留下一個越來越模糊的背影。

        或許,他也同樣是這段婚姻里的施暴者,如果因為他的出生,女人可能會更早作出決定。

        有些時候他也會幻想,幻想那個女人是不是在心里恨他,恨他一直攔著她,不讓她離開。

        “呵,家人?拖累!”雙手捂住自己的臉,薄淺川支撐不住的靠在墻上,身子緩緩的下沉,最終坐在地上。

        透過指縫的眼神沒有絲毫的神采,幽幽的像是一潭死水,把人拉入底部,無法呼吸。

        “出來喝酒,我在七號等你。”

        拿起手機撥通了最近聯系人,薄淺川也不等電話那頭的人回復,直接把手機一扔。癡癡的笑著,不知道是在可憐自己還是在嘲諷自己。

        接完電話的黎嘉瑞看著所有人看向自己的目光,無奈的攤開手,“不好意思了各位,我有點私事,就不跟你們一起去聚餐了,這次的費用我出,下回再請客給你們賠罪。”

        能夠一起出來聚餐的大部分都是熟悉的,也不會因為他要離開而心生不滿,都讓他早點過去,不要耽誤時間。

        趕到7號酒吧的時候,黎嘉瑞才真正見識到什么叫做麻煩。

        薄淺川喝的像是一灘爛泥,半個身子都趴在吧臺上,目光迷離的看著晶瑩的玻璃酒杯,不時的打著酒嗝。

        一點都沒有在商場上志得意滿的模樣,任誰都沒有辦法想象他是美國華爾街最有名的青年才俊。

        “不好意思,他沒有惹事吧!”

        對著吧臺上調酒的服務人員問道,黎嘉瑞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儒雅斯文的外表,很容易讓人放下心防。

        見他們兩個人可能是一路的,調酒師總算是松了一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用手指了指趴在吧臺上嘴里嘟嚷著個不停的薄淺川。

        捂住嘴巴,小聲的說道:“也沒什么大事兒,就是一直吵著要喝酒,我是真的害怕他出事,所以后來就把他的酒給換成水了。你還是把他快點帶回去吧,最好去醫院看看,別喝酒喝的胃穿孔,你看著吧臺上的一圈,全部都是他點的。”

        開這種場所的本來就最害怕麻煩,更不要說他只是一個小嘍啰,來這上班也無非是因為來錢快,偶爾有時候還有小費。

        但是讓他遇到這么難纏的客人,還是頭一回。

        要是真能喝出個好歹,別說這個男人的家人不會放過自己,就連老板都留不得他。

        黎嘉瑞會意的點了點頭,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額頭,發現沒有發高燒的跡象后才松了一口氣。

        從包里拿出一張卡遞過去,客氣的說道:“他的酒錢從卡里刷,實在是麻煩你了。”

        沒想到自己才晚來了這么一會兒,他就喝的爛醉朝天。

        雖然不清楚他究竟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猜來猜去也無非是家里的那點事兒。

        認命的扶起他的一只胳膊,黎嘉瑞把調酒師遞過來的卡接過后,又拿出300塊錢放在吧臺上。

        “麻煩你了,這些是感謝的報酬,別推辭。”

        說完,就扶著醉醺醺的薄淺川出了酒吧。

        “我要回家,回家。我要見我老婆,我兒子,我才不會是壞男人,才不會。”

        嘴里翻來覆去就那么幾句話,黎嘉瑞深吸一口氣,強撐著把他送到了車上,給安倫打了個電話,讓他趕緊找人把車給拖走后。

        看著倒在后座上生死不知的薄淺川有些哭笑不得。

        “不開心就喝酒,這么多年了都沒變,唉。”

        任命的開著車把這位大少爺送回家,本來工作了一天,大腦都已經極其疲憊,還有接管這個爛攤子,黎嘉瑞也是為自己感到心累。

        柔和的燈光灑在飯廳,余希摟著薄星宇在沙發上看電視。

        飯廳里的菜香味陣陣傳來,勾引的薄星宇肚子里的饞蟲叫喚個不停。

        他可憐兮兮的看著余希,“媽媽,爸爸什么時候才回來呀,我都已經好餓了。”

        打了好幾個電話都沒接,余希臉色有些難看。

        桌子上擺放著的飯菜都是她能夠做出來味道不錯的,至于那種堪堪可以吃的,她想著不要讓薄淺川拉肚子,就沒有做。

        誰能想到自己的一番心血竟然被放了鴿子,心情極其不美好,余希陰沉著臉,在薄星宇的臉上輕輕的吻了一下,安撫的說道:“乖,再等會兒,說不定爸爸就回來了。”

        想起今天和壞爸爸在一起的確很開心,薄星宇認可的點了點頭,雖然還是有些不開心,但是總算是把目光轉移到電視上。

        “你放開我,我沒醉,可以自己走。”

        等到重新把飯菜都熱了一遍后,余希才聽到薄淺川的聲音,大的在院子里都能夠聽見。

        薄星宇驚喜的看著余希,雙手握著桌角,露出一雙圓滾滾的眼睛,“媽媽,是爸爸回來啦。”

        “別管他,我們先吃飯,不是說肚子餓嘛,吃完飯玩會兒積木就睡覺。”

        明顯感覺到媽媽的不開心,薄星宇閉住嘴,爬上椅子,乖乖用勺子喝湯。

        黎嘉瑞累的滿頭大汗,看著總算是有傭人過來,身上的負擔少了一大半,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總算是把你送回來了。”

        只有這么這一點點的距離也足夠讓他累的渾身上下像是從水里撈出來一樣。

        “凌先生,您先擦擦汗吧,我把少爺送進去。”

        傭人也不太好意思,黎嘉瑞是個很溫柔的人,每次來別墅做客的時候帶禮物也會有他們的一份,是以別墅里的人都喜歡他。

        道了一聲謝,薄淺川接過帕子把布滿汗水的掌心擦干凈,有些好奇的問道:“你們夫人呢?”

        女傭臉色一僵,不太自然的看向屋內,偷偷摸摸的回復道:“夫人今天帶著小少爺回來后自己親手做了大桌子的菜,都已經熱了一遍了還沒等到先生回來,估計是生氣了。”

        黎嘉瑞是徹徹底底的服了好友,本來就和余希的關系不太好,一直以來都僵持著,好不容易有了這個一個可以和解的機會,這家伙腦子瓦特了竟然去喝酒。

        “先送他進去吧,我跟余希解釋下。”

        黎嘉瑞平日里就是個和事佬,朋友眾多,但是能夠交心的也就那么幾個,還都是因為年少的友誼。

        聽著外面沒了動靜,余希緊了緊手,朝外面看去,正好黎嘉瑞打開房門,兩個人目光接觸,余希還沒了氣憤到對不相干的人發火,臉上硬生生的擠出一抹笑,“你怎么來啦。”

        “淺川喝醉了,我送他回來。你別誤會,他是因為薄先生的事兒才會去酒吧買醉,你要是想要發火,還是等到明天他酒醒過后再興師問罪。”

        替好友這么解釋也感覺尷尬,好在他本身的氣質就可靠,又因為提出了薄星宇可能自閉癥的傾向,讓余希說不出什么責怪的話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三国杀online游戏大厅